上個月太忙了,訓練、比賽、表演、教課、排舞、Studio營運(細務多到不行,包括想像到與想像不到的)、拍廣告、拍微電影、找地方搬家,根本沒有時間沈澱一下自己的人生。

這個月先去了台灣比賽,再來要去加拿大比Snowball Classic,接著美國紐約訓練,最後歐洲斯洛伐克Training Camp,反而比較有一點私人時間,可以在飛機上好好沈澱一下。不然就會像一頭失焦的牛一樣四處衝撞而不知道方向,每一刻都要想如何先完成urgent的事情,很誇張的說法,僅有的空餘時間彷彿只夠呼吸、睡覺。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複雜、瑣碎的事情,這些煩心的事情永遠不會自動消失或者減輕,譬如業主收租。但是還總會有一些令人高興的事情。譬如拉丁,又譬如我最近迷上的新舞蹈Waacking。係太累的情況下,有時候,我需要堅持告訴自己,相信世界是美好的,是不紛繁的,心靈的壓力無可避免的需要一個出口。

拉丁舞一直是我最喜歡的,認識我久的朋友也許會知道,我一向有喜歡將所有東西弄到一塊的習性,我喜歡寫東西,所以用文字寫寫拉丁。不同界別的朋友,我也喜歡把他們互相介紹。也許將來我如果有個小三我也會把她介紹給女友認識。將所有麻煩的事情弄到一塊,要嘛把麻煩弄大,要嘛把問題消滅。

好,說回最近迷上了的Waacking。

我好像看到一個新的世界,新的靈感,新的詮釋 — 呃,是很誇張沒錯,不亞於一個一生只做中菜的廚師第一次看到西餐。同樣的食材,做出完全不同的味道。

下一步,試試將waacking融合拉丁,嘗試做出fusion菜。是不是創舉我不知道,也許根本不是重要的事情,反正看得很爽,玩得很爽。這個也許是運動員或者藝術家最開頭為某樣事物著迷一樣的道理。

20151211-ngsumchun-dancesport

附圖是一個有趣的故事:
我迷上Waacking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圖中的日本籍Waacker Ibuki,基本上她的演出我都很受啟發。剛巧我在台灣比賽的時候,從網絡上得知她人也在台灣,所以在自己比賽完畢後趕去一睹風采,做一回小粉絲,有幸與她合照。

[bws_pdfprint display='pdf,print']
[printfriendly]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