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07-04fencing-cheungkalong

【體路專訪】「以前只是想去去奧運,現在會是想去奧運拎獎牌。」運動員是有一種追求不停止進步的心,常說奧運會是他們的終極舞台,但到過奧運的運動員總會說「想再去一次」。運動員永遠不會感到滿足,因為他們達成目標後,便會立即向下個目標進發。18歲的香港劍擊代表張家朗也正朝著這運動員的路進發,他這刻正追求的是明年里奧入場券。

現時世界排名第30的張家朗,為目前香港男子花劍隊中排名最高的一位,排在他其後的是港隊大師兄張小倫,排第52,以及排第57是崔浩然,因此張家朗被視為花劍隊的「里奧希望」。但向來性格淡定的張家朗,也不由得被「奧運」二字化成了一股無形的壓力,但這正是當初張家朗父母讓他學劍的原因。

20151207-06fencing-cheungkalong

張家朗來自籃球世家,父母都是籃球員,張家朗小時候最愛的運動是籃球,而偶像是「壞孩子」洛文。卻忽然有天張爸爸要兒子學劍,當年才唸小四,張家朗對劍擊的最初印象原來是「好悶」,他說:「因為一開始上堂其實無得拎劍,上堂玩小遊戲糖癡豆,去到兩堂後才有得用劍,但要直至打第一個比賽才開始鍾意劍擊。」張家朗說著爸爸要他學劍的用意:「籃球是團體運動,隊友的表現會影響勝負,劍擊就要一個人去承受贏和輸。」

20151207-10fencing-cheungkalong 20151207-12fencing-cheungkalong

中四那年張家朗決定停學轉為全職劍手,想把心力都放到奧運上。「以前可能只想亞錦賽拿獎牌,因為當時奧運距離我很遠,慢慢會開始想去去奧運,現在會是想去奧運拎獎牌。」去年於約旦安曼的亞洲青少年劍擊錦標賽中,張家朗更歷史性橫掃青年組及少年組的團體及個人只四面金牌,為他未來的劍擊路注下了強心針。

20151207-03fencing-cheungkalong

20151207-09fencing-cheungkalong 20151207-08fencing-cheungkalong

從今年4月開始至明年4月,世界各地的劍手也會參加國際劍聯的各個奧運計分賽事,以爭取積分提高世界排名。世界前16的劍手會獲得里奧「直通車」資格,但會先剔除已獲團體賽奧運資格所屬國家及地區的劍手再計算,若然香港未能在以上途徑取得入場券,仍可在派出一位劍手參加亞洲區奧運資格賽,爭取最後席位。

20151207-01fencing-cheungkalong

20151207-07fencing-cheungkalong

看起來複雜的計分制度,張家朗其實已經很了解,目前他尚餘明年1月到法國、2月德國及3月古巴的三個奧運計分賽,至5月就會揭曉能否成功入奧,他需要調整的是心態。「以前打大賽也不會特別緊張,但今年知道要爭奧運就緊張起來,在小組賽已經打得不好,反而試過抱著輸的心態就打得好,慢慢調正自己。」被香港花劍隊教練汪昌永盛讚有潛力的這位18歲左手劍手已經準備就緒,期望衝擊自己劍擊人生的首個奧運。

20151207-11fencing-cheungkalong

20151207-02fencing-cheungkalong

文:徐嘉怡
圖:Brian Production LTD. (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Photo By Brian Ching

Brianching

今集《#MondayFeature》請來擁有近二十年新聞攝影經驗,曾任職本港多間中、英文傳媒機構的著名運動攝影師程詩詠(Brian Ching)為張家朗操刀。

劍擊手在比賽時要戴著面罩,觀眾不會看到劍手的樣貌和表情,只能從劍手的動作及他們得分時的激動叫喊去感受。這次的拍攝得到香港體育學院准許,在體院內的劍擊館進行拍攝,但單看相片讀者應該不會猜到是劍擊館。由於場地燈光較光,Brian特意帶來一幅長10呎的大黑布,架起一個全黑背景,配起身高有189cm的張家朗,營造出劍擊館一種神秘的氛圍,並使用高速快門拍攝。

Brian刻意在張家朗頭頂前方放置一組影樓燈,閃燈可以穿透面罩清楚看得見劍手的樣貌和輪廓,這部分的燈光技巧為這次拍攝最複雜之處。初段拍攝時,張家朗還以為不會看到樣貌,眼睛「四圍望」,經攝影師提醒後便開始望向鏡頭順利拍攝。

20151028191133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