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19-08RMAC

【體路專欄】因工作關係預期會在這周到瑞士一趟,無心插柳下報了這個馬拉松。一直疏懶長課練習,啓程之前急忙跑一兩課,在準備不足之下我抱著安全地完成及享受第一個海外馬的心情而出發。

20151119-04RMAC

星期五黃昏工作完畢後乘火車從另一個城市到達瑞士琉森,到酒店取了房間後,擱下手提電腦,心情才得以放鬆,感覺假期真的開始了。放下行李便立刻走到expo取跑手包。這是一個小型的馬拉松賽事,半程和全程馬拉松參加者約九千人。雖然expo的參展商不很多,其中Asics設有攤位為跑手印製配速手帶,非常貼心。

20151119-07RMAC

星期六沒有特定行程,只隨心而行,遲了起床,慢慢享受早餐後步行往參觀著名的雕像-垂死的石獅子和逛逛卡佩爾木橋。早上的天氣陰暗多雲,雲層隨時間慢慢消散,陽光逐漸增加,太陽似乎也在為明天的賽事打氣。當看到有陽光,我趕快回酒店換上裝束,準備享受在陽光下慢跑,用雙腳來認識這個城市。回程時,跑到火車站附近的小公園裡拉筋伸展。青翠的草地和泛黃的樹葉,與湖水和蔚藍的天空構成一幅美麗的圖畫。

為了補充營養,我從火車站地庫的超市買點水果。在附近竟然碰上特意來這裡跑馬拉松的一對香港夫婦(今次賽事只有我們三人來自香港)。經他們提醒,才知道在比賽當日實行冬季時間,即周六晚把時針往前調一小時,這意味著我晚上額外多一小時睡眠,非常感恩。(其實舉辦者非常細心,大會設有一個手機apps,不時更新賽事資訊,包括冬季時間、交通和天氣等,只是我未有及時看到。)

比賽當日準備充足,起床時精神奕奕。我約好那對夫婦一同出發,由火車站慢跑到起點當熱身,距離約兩公里。把行李寄存後,在起點附近拉筋伸展和拍照,心情輕鬆不少。起點附近有非常充足的流動廁所、路旁有很多放不同廢物的籃子,包括特定盛載棄掉衣服的籃子,環保意識十分濃厚。天氣方面,當天早上氣温大約攝氏12度,濕度適中,感覺非常舒服。

起跑點分別設有不同目標時區,讓參賽者按自己目標時間上線。歐洲人/瑞士人(大部分參賽者為瑞士人)皆十分自律,幾乎沒有人爭先恐後湧著要上第一線,各參賽者分別站在既定的起跑區等候。我在取跑手包時向工作人員查詢,原來起步分幾個時段開始,9:00am, 9:02am, 9:06am,而比賽成績以 net time 來算。我們站在9:02am起跑區等候, 九點正鳴槍,第一批跑手起步了,工作人員示意我們邁向起點,待九點零二分正,主禮者再度鳴槍,我們終於向42.195公里出發。

20151119-03RMAC

我沿著主要道路往市中心方向出發,路旁有不少遊人夾道打氣,也有穿上特別服飾的人奏着樂器,為這個比賽增添不少熱鬧氣氛。我往前方看着,在人群中專注著自己的跑姿,輕快地跑著。這條賽道由交通博物館附近出發,沿著大路往市中心方向走,經過火車站,走向南部半島沿周邊小鎮繞一圈,返回火車站附近,經過KKL(琉森文化會展中心)和著名的卡佩爾木橋,回到市內,再跑向交通博物館前折返。半程馬拉松跑手就在此繼續往終點交通博物館進發,而全程馬拉松跑手則重覆一次剛才所述的賽道。大會設計整條賽道很有心思,有經過市內最繁忙的街道,也經過寧靜的小鎮;會看到幽靜的湖邊及佈滿黃葉紅葉的小山丘,也會看到充滿歷史的卡佩爾木橋。最特別的,莫過於穿過KKL。當你在戶外跑了一段長時間,突然跑進室內,場內昏暗、漓漫著煙霧,還閃爍著的士高似的燈光,兩旁有啦啦隊、樂隊和打氣的遊人吶喊,場面令人振奮難忘。另外,大會提供的水站也非常充足,共有16個水站,大部分有提供能量飲品,部分有能量棒、香蕉和能量啫喱。在終點還送給完賽者一個載有能量飲品的紀念水壺。

20151119-05RMAC

除了市內跑道兩旁擠滿了遊人和市民,沿途多個小鎮也不乏為跑手打氣的市民和樂隊。大會也在一個小鎮街頭設置廣播,在各參賽者到來前,廣播者看著電腦屏幕,念著參賽者的名字和地區。在德語區的瑞士,突然聽見自己的名字”Ching Yan,from Hong Kong”,感到十分親切和興奮。而兩旁打氣的市民,也用著生澀的英語夾著德語念着我身上掛著的名字”Hopp, Ching Yan” (快! 靜恩),為我打氣。當我跑至17-18公里左右,突然聽見有人在路旁叫著”Echo, Echo”,我以為自己聽錯,回頭看,竟然是總公司部門的老闆。原來他一家人來琉森,太太參加半程馬拉松,他在替太太打氣。我獨自來琉森跑馬拉松,沒想到遇到熟悉的人,真有點驚訝。在老闆面前,不可表現太差吧!我即時檢視跑姿,繼續往前跑。

20151119-01RMAC

終於跑過了半程,由於前半段我速度太快,我開始覺得力氣不夠,腳有點抬不起來,而且腳板有點隱隱作抽筋。我心裡想,我不能讓雙腳停下來。我不斷用教練平時的指導和激勵片段來提醒自己,繼續堅持下去,他們的鼓勵說話不斷地縈繞著我,支持著我,我已不只是用雙腳去跑。大約跑至37公里,我已感到很疲乏,我覺得我雙腳不再是屬於自己了。在經過在卡佩爾木橋旁再次聽見有人大喊”Echo”, 原來又是大老闆,他叫著我並替我拍照。我繼續往前跑,橫過小橋,往商店街那邊走,大老闆又再出現,而且伸出手來,給我一個《五》,說著,”Great Job, Echo, have a safe trip back!”。我邊跑邊回應他,”thank you”。那一刻我非常感動。前面還有最後5公里,我感到是我最艱苦的5公里,老闆特意來到這個位置再次為我打氣,無論如何,我不能就此放棄。而且我深知道這一次的瑞士琉森馬拉松,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琉森馬拉松,我要盡我最大努力去完成它。走過終點時,我雙脚已不由自主地抽筋,連走路也走不動。我接過完成獎牌和能量飲品,一拐一拐地走到附近一個攤位,用換領券取了一杯地道的啤酒,喝著喝著,剛才的疲累似乎已完全忘卻了。我只知道這一刻是最滿足和最感恩的時刻。

20151119-09RMAC

能夠順利完成這個馬拉松,並非偶然。要感謝天父賜與我機會能夠參與,家人支持和包容,還有RMAC萬教練和文教練的指導和鼓勵,以及各跑友及老闆的打氣和支持,才能成就這美妙的經歷。

作者資料:
Echo Fung by Running Man Athletic Club

[printfriendly]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