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tylershields.com

Source:tylershields.com

【體路專欄】曾經聽人講過,如果一個人連續21天,每天做同一樣的事情,在第22天這件事就會變成習慣。同樣道理,若連續21天都不做習慣性的事情,雖然頭1、2天會覺得不習慣,感覺怪怪的,但到了第22天心情和身體都會adapt,上班如是,拍拖如是,運動也如是。最難的,通常都是第一天。

要想做鐵人,第一件事,就是要好早起身,是5、6點托塔咁早個隻。又要返工,又要做鐵人,something has got to give。 Well…sleep has got to give. Banking最大煲的就是,no one gives a shxt what time it is。若你的美國、英國,甚至通頂的香港同事或客戶有事找你,他們會毫不猶豫,毫無憐憫地拿起電話打你手機。當然,有分大細,MD(Managing Director, 最巴士閉那一個)幾時都打得俾人,Director 都係(但MD 就唔打得),VP/ASO用自己judgment(judgment 錯了就死的很慘),analyst,唔使講都知,唯有熄電話,唔好俾人打到給你。

通常打來第一句,”Sorry, did I catch you at a bad time?”,當你在盤算應否說“Yes, it is a very bad time”之際,通常電話對面的契弟已經連珠炮發射 “Well, I wanted to speak to you on……”。所以,要運動,就要揀無乜人清醒的時候做。美國剛下班,英國仲瞓緊,香港又未起身,托塔咁早,awesome!

第一天的凌晨時分,還正在跟周公傾到興起之際,無情的鬧鐘像發了癲的狂叫。做鐵人第一個考驗到了,你全身的肌肉很狡猾地在不經大腦的情况下,引領你的手關掉了鬧鐘,心裡永遠是“多五分鐘,多五分鐘,多五分鐘”。但再一次醒來時,已經是10.30 am,不但沒有訓練,仲遲到返工,失敗--明天請早。

已有失敗經驗的我在臨瞓前對自己說,“Remember why you set the alarm clock tomorrow morning”。如是者,第二天跟周公左右互搏之際,鬧鐘響了,突然間自己和自己開始對話,談判。
“起來吧,該訓練了。”
“有啲攰,瞓多陣先啦!”
“唔好啦,你一定瞓過籠!”
“五分鐘,五分鐘….”

經過一輪掙扎,幾經辛苦終於坐左起身,兩眼惺忪的我,在一邊看到的是暖呼呼的床鋪,而另一邊是黑媽媽和凍冰冰的外面,又是一個考驗。最後,決定不理一切,著衫,出門口先算。

開始第一次跑步,最初的5分鐘,覺得自己有啲傻,竟然大清早唔瞓走去跑步,攞苦嚟辛。但很快當身體和意志都適應後,原來在了無人煙的早上做運動係咁爽嘅!仿佛世界只有你一個人,你會覺得你好特别,可能仲有少少興奮添,因為這是你的第一場勝利。

你可能會話,在早上起身有麼了不起呢?一次半次絕對冇乜特別。但若是長期做,仲要無錢收,就一點都不簡單。

鐵人是我的目標,搞笑點來說早晨起來是我的第一步。 但其實目標通常都比較遙遠,而且不易達到,(說真的,若目標是能容易地達到,那就不是一個目標了)想要達到目標就必須踏出第一步,不管這一步是多麼的渺小,你已經走近了一步了。

馬拉松賽,全鐵人賽甚至人生不都是這樣一步一步地走出來的嗎?

細心想想自己是否有事情想做但仍在talking mode ?Well, stop talking and start doing,勇敢地踏你的第一步吧!

[printfriendly]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