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20-ngsumchun01

龍門有兩個歧義。其一:『一登龍門,升價十倍』;例句:某手機轉珠遊戲的製作人自從獲得收購後,可謂一登龍門,升價十倍。

其二:『搬龍門』;例句:通訊辦在對待香港電視、無線及亞視一事上,將龍門搬左搬右,叫『魔童』無所適從。

龍門一詞無論作何解釋,均對運動員有莫大影響。假若在一場球賽中,守門員可以施展乾坤大挪移,龍門位置變幻莫測,則可以預見運動競賽必終滅亡。

在任何社會中,每個人都是運動員,不只因為我們都在奮鬥;而是我們都在嘗試跟從遊戲規則,力求多快好省地把球射進龍門之中,希望終有一天鋰躍龍門。學校的學生盡力讀書;白領藍領努力工作;運動員更是揮灑汗水,凡此種種,都不是純粹我們自發的。我所認知的是,人之所以奮發向上,除了享受過程外,更是因為相信努力終將得到pay off。

所謂發展中國家及已發展國家的分別,就在於前者建構的制度不清晰,龍門忽高忽低,時左時右;而後者明確無二。筆者執筆之時,正是港視再受阻、台學生佔行政院之時。回頭一看,兩者都與龍門變換有關。港台比較,筆者覺得慚愧。面對龍門變換,多數香港人不是逆來順受,而是根本無知無覺。起碼,台灣人在指斥、對抗龍門的變換,而令我心寒的是香港人根本不屑改變心態,看看龍門的位置所在。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