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訪】出生背景迥異為人生帶來不同命運,有人說「知識改變命運」,這句話落在運動場上可以稍為修改成「堅持改變命運」,周漢傑正是活生生的例子。這位長沙灣天主教英文中學的跳遠運動員並非含著金鎖匙出生的天之驕子,但憑著堅持及努力,田徑場草根出生的他走過賽場配角的階段,一步一步追上學界「跳遠王子」的美名。

「練習辛苦又佔用許多時間,失落的時候會想,如果自己不是運動員,只是一般學生,那會有多好?」周漢傑自中一開始已經脫離他口中的一般學生生活,最初投入短跑,隨後因為校隊教練發掘到他有不俗的彈跳力而轉玩跳遠,「也因為訓練上比較有趣吧,短跑就是不斷地跑,跳遠對跑步的要求相對較小,跳入沙池的感覺較有趣。」這樣一練就是5個年頭,但他大概從沒想過,起初只是玩票性質的運動,現在竟讓他成為香港青年排名第一的運動員。

「小時候不懂D1學界是怎樣的比賽,只覺得出去玩、不用返學,好開心。」對昔日年少無知的周漢傑而言,跳遠是一種遊戲,知識卻是欠奉:「要懂得爬沙、鏟沙,那時候不懂怎樣保養,別人用一桶水倒在沙上,我就只用一杯水倒下去。作為一個跳遠運動員,卻連這些基本知識都不懂,現在回想起來真的有點蠢。」加上剛開始投入訓練時,他的教練並非以跳遠為專項,因此有接近一年同期門生中只得他一人專攻跳遠,孤單少不免,尷尬情景也有不少,「自己打理沙池還好,有時需要與其他教練和運動員共用沙池,還要『膽粗粗』地詢問他們及排隊『攝位』練習。那時也會羨慕其他項目的隊友,他們可以一起練習,而我卻每次都只得自己一人。」

那些孤獨一人奮鬥的日子,隨著師弟加入練習而完結,也隨著他逐漸取得成績而變得不再介懷。「中二時在學界賽跳5.2米,連決賽都進不了。中三時剛剛好晉級決賽,那時沒想過自己能夠去到爭獎牌的水平,只希望不斷突破自己,入到決賽已心滿意足。」直到隨後轉跟主項為跳遠的教練,越見進步的他才開始對勝利有所渴望,結果就在中四那年奪得人生第一面D1學界賽金牌,更是「雙喜臨門」,包辦男子B Grade跳遠及三級跳遠金牌,那種難以言喻的喜悅,他到現在還記憶猶新:「起初參與田徑渾渾噩噩,只覺得對手都好厲害,從沒想過自己有能力贏金牌。到終於有天自己站在D1頒獎台上,且是奪得金牌,就像做了一場夢。」

從未後悔踏上這條路

如果突破是一場美夢,挫折應該是隨之而來的惡夢。周漢傑去年升上A Grade,順利在主項跳遠衛冕,不過隨後三級跳因左腳腳跟受傷無緣再奪金,代表港隊遠赴摩洛哥出戰世界中學生運動會及日本的亞洲青年錦標賽同樣未能以最佳狀態出戰,「世中運能夠晉級決賽,但最後因受傷而要放棄試跳,就像浪費了一次機會。亞青賽亦是難得的機會,但始終因傷未能做好成績,當時都難過好一陣子。」過去一年間成績停濟不前,曾讓他感到灰心,那個「若果自己只是一般學生便好」的念頭亦是在那時候萌生,直到冬訓過後逐漸恢復才教他走出負面、重拾信心。

但現在回想過來,周漢傑說,他從來沒有後悔走上運動員這條路:「若果不是運動,我應該只是一個『廢青』。自己本身是一個不自律的人,對許多事情都很容易放棄及懶散,唯獨在田徑咬緊牙關去堅持,準時出席每次訓練,跳遠正正帶給我堅定的意志。」堅持二字,聽起來「老土」,卻是讓田徑路上草根出生的他,從學界賽的配角搖身一變成鎂光燈下的主角,這亦正是中六的他對師弟們的勉勵:「能力不夠好不打緊,這段路上有許多人會選擇放棄或浪費時間,當你咬緊牙關,堅持訓練及不斷改進自己,總有天會踏上頒獎台。」

眼望將來,周漢傑目標明確,短期目標是在下周的D1學界賽中衝破港隊成員高澔塱兩年前做出的7米36學界紀錄,雖然個人最佳成績與紀錄還相差15厘米,但他認為只要心態預備好,便有能力挑戰這一把間尺的距離。長遠一點,他要挑戰「跳遠王子」陳銘泰的香港青年紀錄(7米73)。離目標或許仍很遙遠,但憑一份堅持實現不可能的夢,他不正是這樣一路走來嗎?

周漢傑小檔案
學校:長沙灣天主教英文中學
年齡組別:A Grade
參賽項目:跳遠、三級跳遠
過往成績:
2018 跳遠香港青年排名第一
2018 青奧亞洲區選拔賽男子跳遠第六名
2018 亞洲青年田徑錦標賽男子跳遠第十三名
2018 世界中學生運動會男子跳遠第七名
2018 D1男子A Grade跳遠金牌
2017 亞洲少年田徑錦標賽男子跳遠第五名
2017 全港學界精英田徑比賽男子三級跳遠金牌
2017 D1男子B Grade跳遠、三級跳遠金牌

「港九區D1中學校際田徑比賽」將於2月27日上演首日賽事,第二、三個比賽日則為3月5日及8日。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