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訪】兩場省港盃,令20個23歲以下香港足球代表隊成員的名字一夜之間響遍全城。隊中98、99年生的早已被喻為「黃金一代」,但97年生的一班「大仔」卻似乎被比了下去。事實上,現時還在職業球壇的「97代」的確是寥寥可數,在省港盃次回合交出助攻的翼鋒鄭兆均(均仔)是其中之一。來到了第6個職業球季,「均仔」自覺能成為「97代」的代表人物了嗎?抑或是好境還未來便已過?

筆者的本地足球「波齡」雖然尚淺,但「鄭兆均」的名字卻有種「細細個就聽過呢個名」的感覺,就連「均仔」也笑言自己「原來還適齡踢菁英盃」。的確,「均仔」在17歲剛過了兩個月便首次在港甲上陣。同時間,那年的他還有另一個身份:英華書院學生。從來當學生運動員都是一件苦差,日頭上學、夜晚練習,當然鄭兆均也不例外,「因為每日都要上學,所以跟球隊的練習就只能在星期六日,平日就唯有自己去做健身。當時的球感的確會追得比較辛苦,而且戰術都要花些時間去融合。」更何況是,英華是一間同樣著重學業成績的名校。

可幸的是,母校對他的支持也著實不少,同學老師對他的支持和包容,算是助他渡過了這數年的歲月,還為他賺了不少友誼,「有位一直有看本地足球的老師是在我出道之後才到英華任教,雖然他是傑志球迷,但知道我的球員後都很留意我,每逢我有比賽都會入場。不論我踢得好不好、有否正選都會鼓勵我。」直至現在,這位老師與「均仔」仍有不時聯絡。

鄭兆均(左)先後效力過標準流浪及標準灝天。(圖:體路資料庫)

教練一見到傳失便會鬧,久而久之便變得傳一些『交差波』就算,沒太多自己想法去傳球。

「均仔」在處子登場的一季甚至連成人身份證還未「夠秤」換領,在場上緊張當然也在所難免。但這些緊張,還緣於球隊內的壓力。作為進攻球員,總想能踢得自由一點,甚至交出一些致命傳送,「但教練一見到傳失便會鬧,久而久之便變得傳一些『交差波』就算,沒太多自己想法去傳球。」幸而流浪陣中有徐宏傑、許宏鋒、許嘉樂和韋健豪等等,都是與他差不多年齡的隊友,可以一起迎接職業足球的改變。

在「標準」字頭的球隊渡過5個球季,「均仔」最深刻的一次是屬於16年初在菁英盃淘汰傑志一仗,「那一場我們很多年輕球員一齊落場,又贏了傑志,再加上那一季我的入球數字也還好,該季算是最滿意的一季。」只是好表現不常有,更多時候是介乎於正選與第12人之間,雖然仍是梯隊和小港腳的中堅份子,但令人為之一振的突出表現還是頗為欠奉,「這幾年有少許浮浮沉沉,去年開始都覺得自己踢了不是太好,所以一直都沒機會競逐『最佳年青球員』。這種感覺就是,一出道好像很多人認識你,但現在卻因為踢得麻麻而沒有人留意。」

始終選誰人入伍都是教練的決定,我不會埋怨誰,但只是有點可惜和遺憾吧。

要證明自己不是省油燈,等的或許只是一次正選、一個入球,甚至是一分鐘的時間。躊躇滿志的「均仔」在去年暑假前看到了新希望,入選了亞運男足的40人初選名單,有機會參加算是一生只有一次的這個綜合運動會,但最終希望變成失望。「當初因為家庭原因而較少出席練習,但我一出現的話都盡力表現自己。始終選誰人入伍都是教練的決定,可能是出席率不高而落選吧。我不會埋怨誰,但只是有點可惜和遺憾吧。」

在23人的決選名單當中,與他司職同樣位置的林樂勤一直受傷患困擾,曾經為「均仔」帶來再一絲的希望,「『郭Sir』(主教練郭嘉諾)曾說若林樂勤受傷就會補選我,但最後還是沒有入選,那一刻真的失望。」教練在最後關頭補選安永佳,後者在雅加達亦獲得一定上陣機會。

就算失望不能絕望。由開始懷疑自己,到真正落選亞運大軍,「均仔」近兩年似乎是陷入了一個小低潮,於是他決定轉換環境尋求新衝擊。「今季轉會到理文都希望教練團能幫助我,解答為何我會踢不出水準。」踢出水準,在他心中早已經有一條線,「可以一出場就能改善球賽、幫助球隊般,給予別人一種好穩陣的感覺。我想,但還未做到。」半季過來,「均仔」未談得上坐穩正選,亦自覺仍未發揮最好水平,不過也算是慢慢上力,更重要的是踢法變得更成熟,由一個單靠速度的翼鋒轉型成做更多配合的團隊球員。

「均仔」下半場得到入球黃金機會,他也自言這球應該好好把握。(圖:體路資料庫)

「均仔」(右一)上半場開出罰球,由安永佳(右二)追和。(圖:體路資料庫)

可以一出場就能改善球賽、幫助球隊般,給予別人一種好穩陣的感覺。我想,但還未做到。

4個星期前,「均仔」迎來改變生涯未來的一個機會。今屆省港盃港隊講明為3月的U23亞錦賽外圍賽練兵,鄭兆均的名字自然出現在大軍名單當中。兩回合的最終結果如何,相信也不用再多說。「當初人家因我們是『𡃁仔』而看我們不起,我們就要證明即使技術未必是最頂級,但有的是決心。」在1月9日的次回合,「均仔」22分鐘開出罰球由安永佳撞入,港隊追成2:2平手,「這個助攻也算為我吐了一口烏氣,讓教練看到我真的有能力入選,亦證明自己即使之前落選也沒有放棄。」

碰巧去年落選的省港盃和亞運以及今屆省港盃都是由郭嘉諾擔任主教練,U23亞錦賽外圍賽亦同樣有機會由他領軍。不是冤家不聚頭,「均仔」笑說希望能好事成雙,繼續成為大軍一員,「很想與晉銘等一班『大仔』踢好今次亞錦賽。」

(受訪者提供)

「最想多謝的應該是女朋友吧!」原本以為在足球路上對「均仔」最重要的人,會是哪位教練或哪位隊友,豈料竟得出這個「閃死人」的答案,不會是怕會成為《十萬個激嬲女友的理由》投稿原材料之一吧?「因為我原本只一心踢球不讀書,是她說萬一有天受傷再踢不到怎算,我才繼續讀下去。她又會遷就我的時間表,盡可能入場看我比賽,如果我受傷或踢得不好又會安慰我、擔心我。」訪問現場頓時瀰漫著愛情的氣氛,令筆者也有種起雞皮疙瘩的感覺。

不過「均仔」也不是那種只顧愛情不念親情的男孩子,爺爺、奶奶和雙親的支持,也是在他背後的一大動力。「他們對我最大的支持就是給我自由度,從來沒有逼我一定要讀書。媽媽說過『最重要是你知道自己做甚麼,和照顧到自己就可以了』。現在的我也算是照顧到自己了吧!」無後顧之憂,亦是運動員最希望遇到的事。

純熟的左右腳技術能成為「均仔」的一大優勢嗎?

哪兒都可以,只要有機會即使跟操也可以。

「兆均值8.5分」、「勤力、有技術、有膽色」,省港盃賽後在網上討論區出現不少對「均仔」的好評。早早出道卻浮沉5年,即將離開「年青球員」的階段時終於開始受外界注目,說過「有哪個香港球員不想外流」的他預備好大展拳腳了嗎?「當然要盡快裝備好自己,希望可以在這兩季變得更成熟,人家才會選擇你外流。」與他同年的徐宏傑及杜國榆等都已經先後外闖,「均仔」對未來目的地沒有太多要求,只希望有一個真正的主場、一班忠實的球迷,「哪兒都可以,只要有機會即使跟操也可以。」2019年,也許對22歲的鄭兆均來說,最好的尚未來臨。

圖、文:麥景智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