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記協30周年特輯】人稱「朱爺」的朱凱勤任職體育傳媒35年,至2014年退休,其間18年任體育記者協會主席,帶領協會成長,他退休後仍義務兼顧會務。他說無論做體記或是任協會主席,過程都在學習在長知識,「做體記是一生中最快樂時光」。

朱爺 ( 右二 ) 多年來服務香港體育記者協 會,圖為他與會長霍啟剛 ( 左二 ) 出席酒會。

在「朱爺」眼中任體育記者每天都是「好日子」。由1999年至2016年任體育記者協會主席期間,要在工作以外兼顧會務,別人眼中是吃力不討好的苦差,但他認為很有意思,「任主席期間我很開心看到香港體育記者的地位慢慢在提高。同時我們舉辦過很多活動,如青年營計劃,培育時下青年人,這些都很有意義。」為協會服務付出不少時間及心血,他認為過程中讓他學習,「自己不擅辭令,而且能力有限,但我會學習如何跟各執委溝通,讓各位發揮自己所長,彌補自己的不足。好高興一班執委都很團結及樂於服務,這段時間我很滿意大家的工作。」

派員外出採訪世界盃是報館的大事,朱爺 ( 右二 ) 任職的 《文匯報》於 94 年更請來本地球星譚拔士 ( 右四 ) 壯聲威。

朱爺採訪墨西哥世界盃時與一批當地小朋友合照。

喜見體育記者地位提升

「朱爺」這個稱呼,他說也因任體記「賺回來」,「做體育記者擴闊了自己的人脈,認識到很多運動員、教練、同行及商界人士,從別人身上虛心學習,學會做人處事。經過時間累積,後來社長、商界老闆都稱呼我『朱爺』,這是對我的尊重,也是對我多年工作的肯定。」

「朱爺」是由樂於蝕底的「朱仔」演變出來,1979年入行加入規模較細的《晶報》,工作時間長且兼顧多項任務,但他覺得是學習好機會,「當時我們要自己沖菲林及曬相,又要趕稿,在沒有受過專業訓練下,每樣事都要自己模索,學到很多東西。」後來轉到《文匯報》工作,報館規模轉大,機會亦較之前多,要翻譯、編輯及兼顧寫專欄,更有外出採訪機會。他曾獲派採訪1986年墨西哥及1990年意大利世界盃。

朱爺採訪世界盃碰到不少國際球星,上圖為與球王馬勒當 拿合照,下圖為英格蘭名將連尼加。

圖片傳真機惹來警察

然而,採訪生涯最令他難忘不是世界盃, 而是1984年新加坡舉行的亞洲盃足球賽,「當時我帶了部新產品圖片傳真機到新加坡,《文匯報》是第一家用這產品的報館。傳一張黑白相要半小時,彩色相要3小時,由於過程中會發出『嘟嘟』聲響,我在酒店傳相時,有人報警指我的房間傳出古怪聲音。幾經一輪解釋才解決。」他後來帶著這部新產品到內地示範,亦要處理一輪批文才得以過關。

「朱爺」自言做體記是他一生最快樂時光,「做體記培養我求知及敢於挑戰困難的性格,又可把自己的興趣放到工作上,且充滿滿足感,這份是很理想的工作。」他認為體育傳媒會愈受重視,在未來體育進一步產業化, 將會有更大發展空間。

文:黃榮富


香港體育記者協會於1988年成立,今年已踏入三十周年。為慶祝成立三十周年,香港體育記者協會聯同冠名贊助商香港賽馬會,於2018年12月6日特別舉辦了「賽馬會體記協會香港體壇三十傑」選舉,以表揚在1988年至2018年間為香港體壇屢創佳績的運動員。《香港體育記者協會30周年特刊》亦已出版,足本內容請按此

[printfriendly]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