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級跑友徐濠縈(左)宴請曾擔任名古屋馬禮服男的呂偉強(中)及筆者(右)吃飯,以實際行動為身邊的馬友「加油」。

【體路專欄】自從「Add oil」獲收錄到《牛津詞典》之後,坊間不少評論員都曾發表見解,寫得精采的是《蘋果》的馮睎乾,以及《信報》的占飛,我亦是他倆的長期讀者。

馮兄指「Add oil」簡潔有力,它的「不標準」反而有種英文欠缺的幽默感,比「go on」更振奮人心。占飛考究「Add oil」的來源,指據說是來自60年代澳門賽車之中,觀眾高呼「加油」,當時的確是有為汽車加油的意思,其後再逐漸演變為「打氣」的意思。

另外,一此跑友轉載「加油」的典故,指在嘉慶年間,舉人張瑛重視教育,為官30多年,晚上在三更時分,常帶衙役挑桐油簍巡城,每遇有人在挑燈夜讀,就會為他們添上一勺燈油,以作鼓勵,而這正是「加油」的由來。這故事真確與否,至今雖已甚難考究。至於張瑛是誰?正是晚清四大名臣之一,張之洞的父親。

「加油」一詞,看似「老掉牙」的一句鼓勵,但對跑友而言,卻是意義重大,尤其當跑到中後段,約30公里之後,當體力已消耗不少,但卻仍「未見家鄉」之時,跑道上的一句「加油」,甚至一條打氣的橫額,有時確有「起死回生」的效果。

帶點浪漫的「加油」,是跑「六大」之時,有美少女高呼:「Walter, keep going!」、「Walter, you are doing great!」、「Walter, I have been waiting for you!」(利申:我並不認識她們!)沒想離開香港遠至外地跑馬拉松也會有人為我打氣,還是金髮女郎,當然有點喜出望外,唔衰得,扮嘢也要加把勁繼續跑!

心動的,必然是波士頓馬拉松後段,經過Wellesley College 女子大學,學生們著名的Scream Tunnel(尖叫隧道)──她們高舉「I major in kissing」紙牌,熱情等待獻吻給「有膽識」的跑手。我有「賊仔心」,但無「賊仔膽」,當然沒膽量一試,但遠距離聽聽那此起彼落的尖叫聲也覺得很爽!

感動的「加油」,想不到是來自一幅橫額。時值2007 年,我到南非開普敦參加「兩洋馬拉松」(Two Oceans Marathon),這隻超馬全程56 公里,由印度洋跑到大西洋海岸。當跑至40公里,人已是疲憊不堪,勉力撐着跑下去,眼前赫然看到跑道旁掛在樹上的一幅橫額:「Come to me, all you who are weary and burdened, and I will give you rest.」(「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馬太福音》十一章28 節)這熟悉的金句一下子擊中心坎──在眼濕濕下繼續「Add oil」!只有經歷過那段艱辛,方能體會到這金句的力量。

另外在紐約馬拉松曾見過的一些有意思的橫額包括:「It will humble you.」(馬拉松令你謙卑)、「It will inspire you.」(馬拉松能啟發你)。在其他長跑,「Run like you stole something.」(像小偷偷了東西一樣跑)、「This is a lot of work for a free banana.」(吃免費香蕉就要努力付出)令人會心微笑。在內地,有趣的「加油」牌,則有「股場失意 跑場得意」、「還有6公里就可以發朋友圈了」。

除了口輕輕的「Add oil」之外,最實際的,當然就是請食返餐!上月曾擔任名古屋馬禮服男的呂偉強(Dennis)以佳績(2:57)完成六大,我又完成74馬,星級跑友徐濠縈就請我們吃飯以作慶祝,希望大家都以實際行動為身邊的馬友「加油」!

文:張樹槐  恒生銀行傳訊及可持續發展總監
(本文曾於信報刊登 )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