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訪】「凡殺不死你的,必使你更強大。」哲學家尼采百多年前的這句金句,時至今日仍然傳頌不絕。對香港滑浪風帆代表馬君正來說,生與死就是堆砌出她那塊亞運銀牌的基石。經歷至親和恩師離世、自己也差點命喪大海,但她仍無懼繼續揚帆乘風破浪,上週末更在受傷之地首度成為亞洲冠軍,「大海就像一個生命,你要變得更強就要去適應它、挑戰它。」

(相關報道:【雅加達亞運直擊】風帆四將齊戴銀 馬君正獲最甜的生日禮物兩年前險命喪大海 馬君正同一地方首獲亞洲冠軍

馬君正(圖:港協暨奧委會)

(圖:體路資料庫)

馬君正的一生似乎由一開始便注定與滑浪風帆結緣。父母自拍拖時期已經一起學習風帆,她生世後也自然以「帆」為家。但原來小時候的她最初被爸爸安排同時間學習攀石和風帆,目的就是要自小培養她的一種性格,「兩種運動遇到甚麼問題都只能自己解決,例如玩風帆時在海中心回不了航都是要自己救自己,爸爸就是想訓練我解決問題的能力和更堅強的性格。」玩了風帆至今已經十多年,馬君正也自言比同齡,甚至是其他風帆女將更「硬淨」。然而再堅硬的石頭,滴水也能穿透。馬君正人生當中的水滴不幸地在2016年出現,還要來了足足3次。

如果我暈了過去便必死無疑⋯⋯那次真的是用盡自己最後一口氣力才能返上岸。

那年年中,正在外地出賽的馬君正收到一個極其震撼的惡耗:陪伴她近20年的嫲嫲因病與世長辭。「她真的走得非常突然,兩個星期前還是無病無痛的。不過很多長輩都說她很有福氣,離開那時也算是安詳,而且有爺爺和家人陪伴亦是幸福的事。」只是壞消息總是接二連三地來臨,當馬君正還未從嫲嫲離開的傷痛回復過來時,她的恩師何德明也在一個月內返回天國。

根據「梅菲定律」,凡是可能出錯的事就一定會出錯。對馬君正而言,2016年的8至10月絕對是所有事都出了錯,因為不單是嫲嫲和恩師先後離世,就連她自己都出了意外。在台灣澎湖上演的RS:ONE世錦賽那年受著颱風「梅姬」影響,馬君正就在颱風吹襲前的練習在海中心被帆面打中面部,「那時海面實在很大浪,甚至連旁邊的選手都未必見到我,如果我暈了過去便必死無疑。最幸運是爸媽早已訓練了我的求生意志,那次真的是用盡自己最後一口氣力才能返上岸。」上岸後的她臉上血跡斑斑,就連教練都不敢直視她那最後縫了17針的傷痕。

馬君正一家

「那一年真的很難捱,碰巧兩次的離開我都是正在比賽,即使捱過了那刻,之後都哭了很久。」短時間內經歷了3次生與死,馬君正的心態比以往的堅強更堅強,也因為懂得了人生無常而更懂得珍惜。一年後的歐洲錦標賽碰上嫲嫲的死忌,她將悲傷化成能量成功擠身了總名次的前3分1,也解答了自己心中一直想不通的問題,「我曾經想過如果有親人在一個很重要的比賽期間過身應該怎辦,現在我知道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專注盡力完成,當作是給他最後一份禮物。嫲嫲為什麼不讓我看她最後一面,就是想我專注去做我想做的事。」就連嫲嫲出殯的靈車編號也與自己的帆號同樣是3號,馬君正便知道嫲嫲會一直保祐她。

我想看看自己的極限能去到多高,所以怎樣都會去追風追浪。

嫲嫲逝世之後,馬君正在耳背紋上「Ohana」字樣的紋身,正是夏威夷文的「家人」意思,因為在她而言對家人的愛與風帆的愛無異。當初因爸爸的嚴厲指導而不得不繼續揚帆,直到慢慢真正愛上那種刺激的速度感,就連放假的活動都是落水玩帆。「我想看看自己的極限能去到多高,所以怎樣都會去追風追浪。」即使是那次被打爆臉,馬君正也從未想過放棄風帆,還更要克服心中的恐懼,「這項都算是極限運動,只要有少許懷疑自己和信心不足就會發生意外,所以要最專注才最不容易發生危險。」

馬君正與何智豪(右)

敢去追風追浪,也是因為得到已故恩師何德明的真傳。何氏家族可謂是真正的風帆世家,何德明與弟弟何德洪均是8、90年代的風帆名將,前者兒子何智豪(阿Ho)更是香港兩屆奧運代表。「『阿Ho』絕對啟發了我,我由小到大都以他為榜樣。」馬君正之所以受啟發,是因為「阿Ho」將風帆變成自己生命的一部分,退役後除了擔任教練,還承接了叔叔在赤柱的風帆中心「捕風一族」。「這4個字代表著一個精神,因為好風是可遇不可求,一定要捕捉的。一個運動員真的要很愛風帆才會不理多冷多熱、多早起身去捕風,為了捕風可以去到很盡。」

「捕風一族」經歷「山竹」後旳情況。(圖片由何智豪及陳慧琪提供)

我很想做些事去貢獻這個社會,因為我們比很多人都要幸福。

奈何就在兩個月前的那個週末,超強颱風「山竹」肆虐香港,同時將「捕風一族」內幾乎所以設施吹倒,時至今日仍未能完全清理好。「修復和重建中心真的很重要,因為它為很多人帶來歡樂,又培訓了很多新一代運動員。」當日與馬君正相約訪問,她也特意選擇回到「捕風一族」,更有感而發談及環保意識:「從這個風暴看出整個氣候真的在轉變,我們不環保的後果總有一天會回到自己身上。」

今時今日的運動員,與社會責任的關係日漸加深,在馬君正的身上也一樣重要。於亞運奪得RS:One混合隊際賽銀牌後,將風帆信念承傳的念頭在她腦海中變得更加強烈,「我很想做些事去貢獻這個社會,因為我們比很多人都要幸福,感恩之餘也覺得既然有了這個影響力,就應該去幫助更多人。我更想將『阿Ho』傳給我的東西傳給人,現在的社會很需要一些人去鼓勵其他人。」

馬君正與拍檔何允輝(Rafeek)奪得亞運RS:One混合隊際銀牌,她笑言經常要照顧「大頭蝦」的對手感到很累,但Rafeek樂觀愛笑的性格在她的低潮時幫助很多。

經歷了生離死別,身心的一切傷痕終於轉化成了一塊亞運銀牌,馬君正的下個目標就是能在2年後的江之島揚帆出戰奧運。「大海就像一個生命,不斷會有很多突如其來的事衝過來,你要變得更強就要去適應它、挑戰它。」就如文首的第一句,由香港到江之島的風浪,相信馬君正也定能跨過。

圖、文:麥景智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