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瀋陽採訪全運的工作,隨著今天場地單車賽完結下,算是踏入倒數狀態。早幾天東奔西走根本沒時間好好休息,特別在馬術場上,日曬雨淋都沒瓦遮頭,還記得首天團體賽,早上曬了一身古銅色,下午卻突然下大雨,但比賽快開始,避無可避下,筆者躲到直播車架下那不足一米的檯底下,抱著鏡頭半蹲半小時,算是最累的一役。所以相比下,這兩天待在場地單車館工作,人一放鬆,疲累無限放大。

等候Sarah期間,我們在走廊地上趕起稿來。

等候Sarah期間,我們在走廊地上趕起稿來。

幸好,再累還是值得的。筆者與李慧詩相識於四年前全運,那年她寂寂無名,還於爭先賽中炒車出局。當時筆者拍了Sarah炒車的照片,半年後意外羸得香港報業公會體育圖片組冠軍,當時幾乎新聞界的人看到照片都只知道李慧詩炒車,讓她難堪整整四年,筆者也一直耿耿於懷。

四年後的今天,再到全運場地賽,賽前有天走到單車館採訪Sarah備戰,練習期間她走到我身邊說:「你一黎到我又炒車!」筆者面青半天,至今天賽前還一直跟身邊行家,於她出賽前緊張到一起深呼吸才得以冷冷靜,手心出汗還是要按下半下快門對焦這位「女車神」。幸好,炒車一刻你在外賽道,順利避開下,衝刺一刻我們還是不敢相信,直至你振臂一刻的招牌動作再現,我們還是相信了,亞運第一金後,全運的第一金都是你的。

一眾香港體記與李慧詩合影。

一眾香港體記與李慧詩合影。

全運會,在這最難度高的運動會上,看見香港運動員站在最高頒獎台,再累也好,今天我們都會笑。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