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fotoseeds.com

圖片來源:fotoseeds.com

【運動員網誌】真與假,對與錯,一直都是不同藝術媒介所一直探討的議題。

作為運動,拉丁舞當中不應該有真假對錯。簡單說,一般人(就算好大部分的行內人)都以為勝者即是真,即是對。敗者肯肯定是錯。

然而世上萬事萬物都有藝術性的一面,大至貝多芬定莫札特好聽,小至阿媽昨天蒸的烏頭定係今日煎的紅衫好味;都有藝術對錯真假的二元比對。隨便日常街上走走,街頭巷尾聽到的都係「我鍾意咩咩咩⋯因為咩咩咩⋯」有時係年長茶客話邊間茶樓的牛柏葉入味,有時係隔離位果個文青話好憎ppap首洗腦歌。這種論述未必需要真確無誤,絕大部分更是無辦法證明對錯。然而對於發論者來說,他當下的那份感受經已是故事的重點 — 甚或全部。

當代藝術經常探討「為什麼要做」「一直以來人人都這樣做,我們就要繼續做」「幾多外在的世界、話語改變了自己」「要不要被改變」「應不應該被改變」「被外界改變了的自己還是自己嗎」「刻意不跟從外在世界是否也是一種被影響」都係俯拾皆是的議題。

放諸現實世界,例子太多。為什麼要買樓?一直以來香港社會都教導我們買車買樓就是人生勝利組,供斷層樓就是傑青。但究竟我們的這種取向是真正發自我們內心的,還是被強行植入的概念?以此推論,我們生存的意義就是要努力融入社會嗎?離世獨立就不能超群卓絕嗎?

放在舞蹈當中,世界冠軍就一定比剛學一個月的菜鳥優秀嘛?從社會的角度,誰勝誰負誰優誰劣無可置疑;但從個人的角度來說,享受舞蹈的程度一樣,筆者覺得兩人地位就是相同了。舉個例子,小明在家中自己跟著音樂隨意扭動,沒人見沒人讚,那他的舞蹈就沒有存在的意思了嗎?小強日日落街busking,由天黑唱到天光,甚至阿芬落街捉老鼠、振英在家中煮龍蝦,只要他們享受當下那一個moment,那就是真,就是對。我思故我在;思想、情感是上天賜給人類最好的禮物。

真假、對錯,一切都存乎一心,在體育舞蹈的比賽場地,冠軍只有一個,但舞蹈的真諦及本質,不應該被競賽及鬥爭所掩蓋。每次踏上檯板,我們也應該想想舞蹈的愉悅。假若你喜歡的是全個比賽成績最差的那一隊,那麼,那一隊就是你當下那一剎的整個世界。

ps: 利申:筆者作為體育舞蹈的運動員,好吊詭的係一直最喜歡的dancer 都不是世界冠軍。反而未曾奪得世界冠軍,只進入前六的性格舞者都係筆者的心水。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