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香港滑冰代表李芷菁。

我是芷菁,小時候曾當過電視台兒童節目的小演員。 學校、電視城和溜冰場是我經常出現的地方。 從小到大,我的表演慾很強,整天喜歡對著鏡子唱歌,媽媽還試過把家裡的鏡子全部都遮蓋了;但當我在街上看到鏡時,又會不自覺地唱歌跳舞。

我自小便不大理會別人的目光,只沉醉在自己唱歌和演戲的世界。 媽媽發現我愛表演,並看到公仔箱內的譚姐姐招募小演員,便哄我說“電視城開放日,要不要去參觀一下” 哈,開放日,好啊! 通過甄選,就這樣便開始了我與別不同的童年。於週末會到電視城,拍攝兒童節目,享受扮鬼扮馬的機會。由於拍攝不影響上課,所以維持了接近十年光景伴著一起長大的八、九十後。

從兩歲八個月開始,便與冰結下不解緣。由坐凳仔到學花式,旋轉、跳躍,無數起起跌跌,轉眼間造就了一個凡事懂得堅持不輕易放棄的芷菁。

二零零七年開始加入香港滑冰聯盟,參加了亞洲邀請賽,到了二零一零年,得悉我和溜冰出色的弟弟同時有機會代表香港,參加在南韓舉行的四大洲花樣滑冰錦標賽,和荷蘭舉行的世界青少年花樣滑冰錦標賽。從沒有參加過那大型的賽事,而且缺乏國際賽經驗,心情十分緊張,卻很興奮。國際標準場是30米乘60米,直至現時香港也還沒有一個國際標準的溜冰場,要跟國際銜接,談何容易。希望不久將來能見到政府能重視溜冰這項運動。

溜冰,實在是一項昂貴的運動。早冰訓練,若干年前月費是每人六千元,還未計算晚上的溜冰課,對於一個並不富裕的家庭來說,費用是沉重的。 媽媽希望給我們的是能力。只要我們沒有放棄,她就會盡一切能力讓我們繼續進步。 有人認為媽媽是不自量力。閒言閒語,媽媽不曾讓我們知道,只希望我們能無雜念的做好每件事。長大了,明白了,現在該由我去守護媽媽了。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新聞傳播系後,繼續不同的工作:擔任電台節目的嘉賓主持之一;組織了屬於自己的社團,將知識分享給身邊更多人;離不開這塊冰的我,現正在香港冰球訓練學校協助推廣冰球; 回到母校教跳舞……忙,卻是精彩!

這些年,很感謝媽媽無私的付出和承擔。給了我們一個屬於自己的舞台。 感謝所有在生命中出現的人,包括一直支持的,和一些曾瞧不起我們的人,what doesn’t kill us makes us stronger,至於未來要怎麼走,我信衪總會為我們開路,在合適我們的崗位上做正人正事。

除了多謝媽媽之外,特別還想要多謝已返天家不久的婆婆,是她們讓我感受到無條件的付出,全因為愛。

原文刊於Hong Kong Stories(香港故事)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